• <big id="zgggi"></big>

    <code id="zgggi"><menuitem id="zgggi"></menuitem></code>

    <big id="zgggi"></big>
  • <meter id="zgggi"></meter>
    <td id="zgggi"><xmp id="zgggi"><blockquote id="zgggi"></blockquote></xmp></td>

    <big id="zgggi"><strong id="zgggi"><mark id="zgggi"></mark></strong></big>
    1. 直通屏山|福建|時評|大學城|臺海|娛樂|體育|國內|國際|軍事|圖片|福州|廈門|莆田|泉州|漳州|龍巖|寧德|南平|三明
      您所在的位置:: 東南網 > 首頁> 黨政網群> 網上博物館 > 正文

      以身殉琴一代古琴大家孤絕謝幕

      2018-10-31 16:42:14??來源:華西都市報  責任編輯:吳靜 吳靜  

      以身殉琴一代古琴大家孤絕謝幕

      晚清民國時期,成都精鑒古物的沈姓名家共三位,按出生年月排序,依次為沈賢修、沈靖卿、沈渻庵。三人中唯有沈靖卿符合相關條件。浙人沈靖卿原名忠澤,號蟄庵,晚年改名中。以授館、刻印、鬻字為生,精鑒古物,所蓄金石、書畫、古琴甚多。1942年9月病逝于成都。

      沈氏藏琴中以“竹友”最為珍稀。裴鐵俠獲得此琴后改“竹友”為“引鳳”,并于庚辰秋(1940),將更名緣由鐫于琴底龍池處,“引鳳質合竹桐,相傳為五代時物,舊藏家命名竹友,志其表也,而未曾鐫,若有所待。余時悼亡喪耦,百憂之中獲此珍異,因取竹桐兼喻之義名之,感吾生之未已,寄遐想于飛仙。”

      由此段銘文可知,裴鐵俠與沈靖卿關系密切。與沈夢英結婚之前,裴鐵俠即已擁有此琴。曾緘在《雙雷引》中將“引鳳”琴誤作“小雷”琴,虛構了一段沈翁臨終囑托的故事。《今虞琴刊》1937年10月已發表雙雷齋藏大小雷琴照片,此時沈靖卿尚在人間,“竹友”琴仍在沈家,根本不存在沈夢英攜小雷琴相嫁之事。

      大小雷琴 尚有照片存世

      關于裴鐵俠購藏大小雷琴的時間和先后,由新發現的“小雷琴記”中“夫古今賢才不出世,其出世而能顯赫于當世者,其德類不孤。是琴來不一月,而葉氏之大雷出售”句,可知是先獲小雷,再得大雷。

      1936年7月14日,裴鐵俠致查阜西札談及大雷琴,云“葉氏舊藏大雷琴一張,為雷霄制,當時馳名遐邇,今尚在。其琴甚古樸雄偉,昔在北方所見稱為雷琴者,均不類此,此為成都第一琴矣”。由此可知當時尚未獲得。此后不久,裴氏將雙雷琴并列拍成照片寄與查阜西,刊登在《今虞琴刊》。最晚在1937年10月,裴氏已獲得大小雷琴,改齋號為雙雷齋。

      與《大小雷琴記》抄本同時發現的還有民國照片一張,照片正中為兩古琴,均為仲尼式,體長相同。右側古琴旁有隸書題記三行:

      大雷琴,仲尼式,通體蛇蚹細斷紋。長木裁尺三尺九寸,合英尺四尺九寸五分。腹刊楷書“大唐雷霄制”五字。龍池下篆書“新安汪氏善吾”六字圖章,方形二寸五分。

      左側古琴旁也有隸書題記三行:

      小雷琴,仲尼式,體長與大雷同,通體蛇蚹斷紋。琴面兼有流水紋。腹內墨書“開元十年西蜀雷氏”八字,下模糊,不能識。

      兩琴之間題隸書一行,云“成都雙雷齋攝記”。對照《今虞琴刊》刊登大小雷琴照片,可確定為同一底版照片。該照片是目前所知唯一的雷琴照片。照片中關于大小雷琴形制、大小、斷紋、刻款的描述,與1945年英國劍橋大學勞倫斯畢鏗博士在成都現場觀察完全吻合。

      人亡琴亡雙雷琴捶碎而焚之

      關于雙雷琴的損毀時間,涵清閣主人在其詩稿中有“庚寅夏四月十九日之夜,鐵俠夫婦以逋賦急仰藥死,為此詩以悼之”句記載。庚寅四月十九日即1950年6月4日。

      裴鐵俠自幼接受良好的儒家教育,光緒三年考取官費東渡日本,參加同盟會,就讀東京政法大學,回國后出任四川司法司司長、下川南道觀察使、四川內務司司長等要職,剛直不阿,一身正氣,兩袖清風,與巴蜀文壇泰斗林思進、四川大學教授曾緘、古物鑒賞家楊嘯谷、書法家謝無量等交往頗深。

      雖然裴鐵俠長年深居簡出、淡泊名利,但其非凡的琴學造詣早已聞名海外,英國劍橋大學博士畢鏗、荷蘭駐華使館秘書高羅佩等都不遠千里登門求教。

      后來,長子惕生臥病多年,二子元齡失蹤多年,四子元翰賣藝為生。面對空前壓力和生活困境,除接受改造、出售房屋和古琴之外,裴鐵俠別無選擇。對視琴如命的他來說,這完全是不可思議之事。

      裴鐵俠夜不能寐,一曲《廣陵散》后,決然玉碎。“吾與卿倚雙雷為性命,今若此,何生為!”遂出兩琴,夫婦相與捶碎而焚之。正如知音曾緘在《雙雷引》中所言:負郭田空家業盡,

      蕭條一室如懸磬。隨身唯剩兩張琴,周鼎重輕來楚問。歸來惆悵語妻子,幸與斯琴作知己。忍將神物付他人,我固蒙羞琴亦恥。何如撒手向虛空,人與兩琴俱善終。不遣雙雷污俗指,長教萬古仰清風。

      因為大小雷琴,讓后人知曉了裴鐵俠,看到了中國文人對傳統文化的堅守。這份堅守猶如遠去之琴聲,回蕩于空谷之中。

      相關閱讀:

      打印 | 收藏 | 發給好友 【字號
      更多>>視頻現場
      更多>>大學城酷圖
      今日熱詞
      更多>>福建今日重點
      更多>>國際國內熱點
      更多>>新聞圖片
      關于我們 | 廣告服務 | 網站地圖 | 網站公告
     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 新出網證(閩)字12號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 許可證號:1310572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(閩)字第085號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 閩B2-20100029
      福建日報社(報業集團)擁有東南網采編人員所創作作品之版權,未經福建日報社(報業集團)書面授權,不得轉載、摘編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和傳播。
      職業道德監督、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0591-87095151 舉報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 福建省新聞道德委舉報電話:0591-87275327
      國新辦發函[2001]232號 閩ICP備案號(閩ICP備05022042號) 互聯網藥品信息服務(閩)--經營性--2015-0001 全國非法網絡公關工商部門舉報:010-88650507(白)010-68022771(夜)
      3d开奖结果今天
    2. <big id="zgggi"></big>

      <code id="zgggi"><menuitem id="zgggi"></menuitem></code>

      <big id="zgggi"></big>
    3. <meter id="zgggi"></meter>
      <td id="zgggi"><xmp id="zgggi"><blockquote id="zgggi"></blockquote></xmp></td>

      <big id="zgggi"><strong id="zgggi"><mark id="zgggi"></mark></strong></big>
      1. <big id="zgggi"></big>

        <code id="zgggi"><menuitem id="zgggi"></menuitem></code>

        <big id="zgggi"></big>
      2. <meter id="zgggi"></meter>
        <td id="zgggi"><xmp id="zgggi"><blockquote id="zgggi"></blockquote></xmp></td>

        <big id="zgggi"><strong id="zgggi"><mark id="zgggi"></mark></strong></big>